彩票平臺充值贈送

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理事長張思平在“三亞·財經國際論壇:全球治理挑戰與中國角色”上表示

2018-01-263301次瀏覽

財經網訊,“當前最迫切的不是央企、國企控股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最迫切的是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國有經濟布局調整的一個最重要手段。一句話概括:國有企業后退一步,中國經濟海闊天空。”12月10日,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理事長張思平在“三亞·財經國際論壇:全球治理挑戰與中國角色”上如此表示。

張思平認為,2004年國資委成立后國有企業資本從10萬億到60萬億大發展,但也出現一個突出問題就是,國企憑借政府資源特殊優勢,憑借行業壟斷進入所有行業,造成國進民退,擠占了民企發展空間。因為國企的膨脹,造成一些行業產能過剩,國企負債率過高、庫存過大,這也是當前新常態下供給側改革的目的,供給側改革就是國有經濟布局的調整,去庫存是調整國企內部結構失衡,補短板要求國企服從大局,發展公益性、戰略性產業,不能讓民企補短板。

張思平警示,近幾年國企布局過廣問題不但沒有減輕反而大大擴張了,通過發展基金、產業基金,國企進入所有行業,PE基金全國6萬億,國有企業就有3萬億。他表示,國有企業布局肯定是有進有退,而且是以退為先。

鋼鐵煤炭去產能,僵尸企業加速退,去年退了,今年價值上漲,能不能繼續退下去是個問題;商業、貿易、物流這些競爭激烈行業,在張思平看來國企機制在這種充分競爭市場上,根本沒有優勢,也要退;盈利不錯但不符合國企長遠布局的也要堅決退,比如房地產,房價越調越高跟國企身處其中有關系,國企不能一味賺房地產的錢,應該多建保障房,為社會長遠利益貢獻;再有就是風險大的高科技行業,“我在深圳管了8年國企,搞高科技,國企從來沒搞成過,”張思平表示,國企的內部動力機制、風險承受機制和決策機制不適合高科技行業,應該退出。

“既然要退出,還搞什么轉換經營機制,這些讓民營企業去轉化就行了。”在張思平看來,現在國有企業改革布局的整體思路是混亂的。國有企業的改革要先布局調整,對必須保留的再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這樣才能有的放矢,綱舉目張。

國企退出后做什么?張思平表示,進公共服務領域,在社會共享方向做國企應該做的貢獻。張思平以深圳舉例,深圳10年前對國企進行布局調整,從該退出的行業領域全部退出,進入公共服務領域。10年以后的情況是:深圳國企退出工業領域,成就了深圳全球現代制造基地;國企退出科技領域,成就深圳全球高科技產業創新中心;退出商貿物流領域,成就了深圳亞太最重要商貿物流中心;退出建筑業,深圳一座座現代化城市拔地而起。

留下來公共服務領域的國有企業,引入戰略投資,搞混合所有制經營,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因為這些改革,深圳有最好的燃氣供應網絡,最好的地鐵和公交運營網絡,最好的水務質量服務系統,以及在全國最好的深圳T3航站樓,這才是真正做大做強了國有企業。

張思平進一步強調,進入新常態后,東北經濟冰天雪地,而深圳經濟增長始終在9%-10%,深圳市政府也從來沒考慮過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那是企業的事。當前,深圳民營企業,無論在企業的數量、質量、效益,還是在政府GDP、財政收入、就業貢獻,以及在社會的公益、慈善等方面,都占有絕對優勢。現在的深圳正按照習總書記的十九大講話精神,從速度深圳、質量深圳邁向共享深圳,讓全體人民共享發展的成果。

張思平總結,從深圳國企實踐看,一個企業,一個行業,一個地區乃至一個國家,國有企業比重不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本質是在黨的領導下,凡是有利于經濟發展、凡是有利于經濟發展成果的社會共享、凡是有利于社會的共同富裕,都應該大膽探索,大膽實踐。

以下為張思平發言實錄:

張思平:剛才幾位央企領導都做了很好的發言,我有贊成的一面,也有和他們討論的一面。首先,什么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按照一般理解,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在國有控股的前提下,或者相對控股,或者絕對控股的前提下,引進民營資本,改善法人治理結構,或者增加員工持股,調動積極性。我想很多人是這樣認為的。這個認為對不對呢?不能算錯,但我覺得不全面、不深刻,不能夠完整的理解中央關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整體戰略。

我個人認為,混合所有制改革,起碼包括宏觀、中觀、微觀三個方面。從宏觀上講,按照中央的要求,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的主要途徑,我們國家是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首先要發展民營經濟,沒有民營經濟的發展,沒有民營企業的做強做優,國有企業去跟誰混合。國有企業行業壟斷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中央也提出來壟斷行業改革,放開門檻,讓民營企業進入,這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比如聯通的改革,假如聯通整體給民營企業,或者給民營企業發個牌,形成我們國家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民營企業,這不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嗎,為什么只有國有控股才算混合所有制改革呢。

中觀,混合所有制,也是我們國有經濟布局調整的基本手段,有進有退,去控股民營企業才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嗎?退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控股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全體退出來的,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

在關鍵領域必須保留的國有企業,采取引進民營資本,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應該有三個層次,這三個層次都重要。現在最迫切的是什么呢?不是央企、國企控股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最要緊的是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國有經濟布局調整的一個最重要的手段。2004年國資委成立以后,國有企業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國有企業的資本從10萬億發展到60萬億,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存在一個突出的問題,就是國有企業憑借著政府資源,憑借著特殊的優勢,憑借著行業壟斷,進入了所有行業,造成了國進民退的局面,大家擠占了民營企業發展的空間。由于國有企業過于膨脹,造成大批的行業的產能過剩,國有企業的負債率過高,庫存過大,為國民經濟的發展帶來了長遠的影響,也是我們國家進入新常態的一個重要原因。我們國家為什么進入新常態呢?因此,國有企業布局調整是中央確定的國有企業改革最重要的方針。所以,三中全會講,國有企業應當更多的投向到關系到國家安全的重要領域,特別是中央提出來,我們要以供給側的改革為主線,全面推動經濟改革。供給側的改革是什么?就是國有經濟布局的調整,去庫存,主要是調整國有企業內部的結構失衡,補短板也得要求國有企業服從大局,發展公益性、戰略性產業,不是讓民營企業補短板。

這么多年來,我們國有企業在供給側改革中,做了一些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績,完成了一些指標。但總體來講,這幾年國有企業的布局過廣的問題,不但沒有減輕,而且大大擴張。通過發展基金、產業基金,進入到所有的行業,PE基金全國6萬億,其中國有企業3萬億。因此,布局調整是混合所有制最重要的問題,也是中央要求供給側改革最好的時機。國有企業的改革要先布局調整,然后對必須要保留的再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這樣才能有的放矢,綱舉目張,既然要退出來,還搞什么轉換經營機制,讓民營企業去轉化就行了,所以,現在國有企業改革的布局,整體思路,我認為是混亂的。

國有企業布局,肯定是有進有退,中央講了。但應該以退為先,退什么呢?我就不展開了。第一、按照中央的要求,結合供給側改革的要求,對現在處于煤炭、鋼鐵、建材、原材料這樣的產業過剩的僵尸企業加速退,去年退了,今年價格上漲了,能不能退下去是個大問題。現在中央需要一個決策,要不要還繼續搞供給側改革,還要不要去產能?

第二、處于商業、貿易、物流、外貿等所謂競爭激烈的行業,坦率講,國有企業在這些行業中根本沒有優勢,除了極個別做強做大以外。如果沒有政府的特別支持,沒有政府的特殊政策,在市場當中,我們這種機制是不可能做強做大的。凡是講國有企業競爭能力都可以做大做強的那些人,都沒有搞過國有企業。

第三、現在盈利不錯,可以生存,但不符合國有企業的長遠布局,應該退。比如房地產,保利集團的同志,不好意思。房價高成為我們國家經濟當中最大的風險,中央搞了十多年的房地產調控,越調越高,原因何在?一是政府;二是國企,首先是央企,我在深圳非常清楚。中央剛剛開完政治局會議,還要強調房地產改革,國有企業為什么還要去賺幾百億、幾千億,多建點保障房,把房建起來,為我們的社會帶來更長遠的利益不是更好嗎,不然我們的人民、我們的國家,要你國有企業干什么,就讓你多賺幾十個億嗎?

第四、風險很大。國有企業內部動力機制,風險承受機制,決策機制不能適應的領域,包括面向市場的高科技企業,包括一些中小金融企業,都應該退出。將來金融風險一旦發生,我們的中小企業一定會受到重大損失。我在深圳管了八年的國有企業,搞高科技,國有企業從來沒有搞成功過。

國有企業退出來以后干什么呢?進公共領域,提供公共服務,在社會共享方面,我們國有企業應該做出更大的貢獻。大家肯定說你講話太偏激了,國有企業退出來,經濟還怎么增長呀?就業還怎么保障呀?稅收還怎么提高呀?我們這個社會制度還怎么能夠保證呢?深圳的實踐是非常好的。2003年以來,我們按照中央的要求,深圳市對深圳國有企業進行了布局調整,國有企業從商貿、流通、物流等等退出來了,進入到公共服務領域。十年過去了,情況怎么樣呢?我們退出了工業領域,成就了深圳成為全球的現代制造基地。我們退出了科技領域,成就了深圳作為全球高科技產業的創新中心,我們退出了商貿物流領域,成就了深圳作為亞太地區最重要的商貿物流中心。我們退出了建筑施工企業,深圳一座座現代化的城市拔地而起,遠遠比三亞建的高樓多,沒有國有企業我們就不能建高樓嗎?

留下來的企業,我們進行了引進戰略投資者,就是所謂的混合所有制,專營,特許經營制度,法人治理結構的完善,公司上市等等,可以說現在國資委發的所謂1+N的文件,深圳在十多年前已經做完了。不相信可以去請教一下我們的原來國資委主任李融。正因為這些改革,我們深圳提供了最好的燃氣供應,沒有像華北斷氣,我們深圳提供了全國最好的地鐵。我們提供了全國最好的公交,所有的公交都是電動巴士。我們提供了全國最好的水務水質量。我們現在深圳的T3航站樓被認為是全國最好的航站樓,保證了我們的發展,而且真正做大做強了我們的國有企業。

進入新常態后,東北“冰天雪地”,深圳經濟增長在9%,10%,深圳政府從來沒考慮過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那都是企業的事。深圳的財政收入,總收入將近1萬億,地方財政收入將近4000億。當前,深圳的民營企業,無論在企業的數量、質量、效益,還是在政府的GDP、財政收入、就業,以及在社會的公益、慈善等方面,都占有絕對的優勢。GDP70%以上,財政收入70%以上,就業80%以上,深圳的國有企業改革對深圳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給予了充分的肯定,要求深圳還要繼續當好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排頭兵。所以,現在我們深圳正在按照習總書記的講話,按照十九大的精神,從速度深圳、質量深圳邁向共享深圳,讓全體人民共享發展的成果。

所以,從深圳的國有企業實踐來看,一個企業,一個行業,一個地區,乃至一個國家,國有企業的比重不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什么是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呢?小平同志講,社會主義的本質就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習近平總書記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特征是什么?加強共產黨的領導。因此,在我們國有經濟改革過程當中,在混合所有制結構調整當中,只要我們加強共產黨的領導,在黨的領導下,凡是有利于經濟發展、凡是有利于經濟發展成果的社會共享、凡是有利于社會的共同富裕的,我們都應該大膽探索,大膽實踐。

最后,我用一句話結束演講,國有企業后退一步,中國經濟海闊天空。謝謝大家!